热门综艺《奇葩说》曾有一道经典辩题:你会选择大城市的一张床,还是小城市的一套房?

这道辩题直击当代年轻人的两难选择。一方面,大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拥有最好的发展机会;另一方面,大城市的生活舒适度,尤其是居住体验,远远不如小城市。

虽然“北上广”仍然是年轻人的首选,但从趋势来看,新一线城市的吸引力正在逐渐上升。比如,在东莞,外地购房者占比达到73%,这一水平仅次于深圳,甚至高于北京。在天津和杭州,外地购房者的比重也均超过50%。

段某担任医院院长的十余年间,其受贿领域遍布医院各个角落,小到医院门口不到十平方米沿街房的租赁承包、医院“小护士”的招聘,大到上千万元的医疗器械采购和上亿元的病房大楼购买。段某担任医院院长期间,共计收受他人钱财人民币900余万元。但是段某和其他大部分贪腐官员的不同之处是“爱钱但不乱花钱、收钱但不露富”。

比如,东莞一直是制造业与服务业共同主导发展的城市。2009年金融危机过后,城市经历了一次大换血。“倒闭潮”带走了大量产业及常住人口,但随后的产业升级带来了高新技术人才的增加,以及人口年龄结构的优化。

与此同时,人才引进同样发力的城市宁波、长沙及东莞,租金相对于收入而言,就显得“平易近人”,这些城市的一居室租金占月均可支配收入比重不到40%。

在租房负担方面,一线城市同样居高不下。贝壳找房通过对整租一居室房租收入比(整租一居室月均租金/2018年月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测算得出,北京、深圳及上海的房租占收入的七成以上,继续位居前三,北京、深圳更是达到了九成以上。也就是说,按照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在这三个城市,整租一居室难度很大。

通过对房价收入比(套均住房市场价值/平均家庭年收入)的研究发现,天津以16.8的水平成为购房负担最重的新一线城市,杭州、南京的房价收入比也均超过15。长沙、沈阳、昆明为购房负担最低的三个城市,其中长沙的房价收入比仅为6.1。

他认为,中国必须要推进责任投资,因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越来越融入全球,所以责任投资不光是中国和全球互动的需要,共同打造全人类的理念。另一方面,ESG投资对中国来讲,对中国自身发展质量,对于我们发展的社会进步至关重要。

“新一线”吸引力在提升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尽管居住负担较重,一线城市的购房需求仍然旺盛。据贝壳找房测算,一线城市中,北京购房需求最旺盛,其次是上海及深圳。新一线城市中,购房需求最旺盛的是成都,仅次于北京,高于上海,其次是天津、南京及苏州;购房需求相对较弱的城市为昆明及长沙。

租房市场的情况类似。新一线城市中,租赁需求最旺盛的依旧是成都,仅次于北京,高于上海,其次是天津、武汉及郑州。其中,租赁需求相对较弱的城市为昆明、宁波及东莞。

在案件审查起诉期间,面对承办检察官的讯问,段某供述:“我收受贿赂金额不分大小、不分人员、不分领域,金额小到1000元购物卡、大到120万元的银行卡,对内收单位职工的钱,对外部经销商的贿赂更是来者不拒。2007年我当上院长之后,收受了医疗器械经销商马某的一笔人民币20万元贿赂款,第一次收受这么多钱,可以说当时既惊喜又害怕。”应该说,2006年段某当上院长是其人生的分水岭!

在东莞的外地购房者中,有将近4成是湖南人、湖北人和江西人。其中,湖南人占比最多。另外,湖南人还是购买广州房子最多的外地人。

《火焰纹章:风花雪月》

在西南区域,购买成都房子的外地人,以重庆人为主;购买重庆房子的外地人中,四川人是主流。

无论买房还是租房,住房与幸福的关联度仍然很高。相关调查显示,有94%的男性认为住房和幸福相关,而在女性中,这一比例为94.85%,并且这一状况在不同婚恋状况的女性群体中没有明显差异。

三是普遍的诉求与具体表达的互动。责任投资、ESG投资是一种宏观的,具有普遍意义的诉求。但是这样普遍的诉求,因为投资行为、投资主体是多种多样的,所以和我们不同的投资主体,不同的商业主体又能够形成互动。(完)

跨区域买房的盛行,反映出现代社会在发展机会上,已经提供了多元化的选项。哪些城市更有吸引力,对于不同人来说,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王波最后建议,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深刻认识党中央反腐倡廉的坚定决心,必须时刻保持“有所敬畏”的心态,牢记党纪国法这个高压线,在权力面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时刻管住自己,做到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庭审现场200余名医疗卫生系统干部深受教育和启发。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近年来,一批“新一线城市”快速崛起。这些城市的发展机会和前景并不亚于一线城市,居住成本也较一线城市有明显下降。在做出“逃离北上广”的决定后,这些城市能否成为年轻人的首选?

回到文首的问题,“一张床”还是“一套房”的纠结,说明年轻人有着不同的人生观和生活方式。从基础设施建设、文化积淀、产业发展等方面看,“新一线城市”正在加速崛起,并成为年轻人新的奋斗热土;从居住负担来看,“新一线城市”也有着明显的优势。未来,这些城市的崛起能否解决年轻人的这种纠结,颇为值得期待。

《生化危机2:重制版》

但是,随着个人职务的提升和权力的扩大,段某逐渐变得忘乎所以、放纵自己。特别是段某在2006年当了医院“一把手”之后,个人利益膨胀,他的人生目标也发生了180度转变,从最初“立志工作、救死扶伤”的好医生变成了“贪魔鬼”。

正因居住成本有所不同,在一线城市中,80后仍是购房主力,而在新一线城市中,90后已开始展露头角。

国家电网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智能电网系统。沙特智能电表项目是国家电网“用电信息采集系统”首次大规模进入海外市场。

一是理念和行为的统一。他表示,责任投资就是一种理念,是一种追求,是一种信仰。ESG投资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理念和行动的统一。

2019年8月,段某涉嫌受贿罪一案由淄博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向淄博市检察院移交提起公诉,淄博市检察院指定沂源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案件侦办人员介绍说:“老段这个人很聪明,他收受的人民币900余万元既不存到个人和家人银行账户,也不全部理财。他将其中的400余万元现金存放到自己家中,另外100余万元现金存放到租来的郊外偏僻的破旧楼房里,且对门住着一位常年不关门的精神病患者,剩余的300余万元委托他人进行理财。”

“我从一名中共党员干部,正高三级专家、省部级劳模,堕落为一个罪行累累、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的罪犯,影响极其恶劣、罪大恶极。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单位、对不起家庭。我自愿接受党纪、政纪、国法的严惩,自愿接受认罪认罚。”2019年11月8日,在山东省沂源县法院,淄博市某医院原院长段某在庭审现场最后陈述阶段,在200余名医疗卫生系统干部和部分沂源县人大代表的见证下,面向法庭作深刻检讨。

在租赁人群画像中,多数城市租客年龄在30岁左右,男性依旧是主力租赁人群。

检察机关指控:2007年至2017年间,被告人段某利用担任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在医疗器械采购、药品供应、工程建设、承包经营、职务晋升、岗位调整、职称评选、人员招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961.3万元。段某当庭表示认罪认罚,并一直向办案人员展现“不翻供、不辩解、不上诉、不惹事”的态度。

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人口迁徙,以及人才落户新政的吸引,跨区域买房已经成为近些年的常态。其中,近两年来发布产业新政和人才新政的城市中,以新一线城市为主,这也增强了这些城市的吸引力。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已经明确表示:“以深圳、东莞为核心在珠江东岸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电子信息等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如今,东莞正进入人口品质红利时代。

综合买房和租房的状况,贝壳找房计算出居住负担指数,可以体现出不同城市居住负担的大小。

沂源县检察院检察长王波在公诉意见书中指出,权力是一把双刃剑,为民则利、为己则害;为公则利、为私则害。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只能用来为人民谋利益,而不能用来谋取私利。而段某却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大肆敛财,对党纪国法毫无敬畏之心、戒惧之意,把手中的权力当成贪财谋利的工具,把普通同事之间的上下级关系、正常的购销关系、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变成了个人利益的交换关系,严重违反了选人用人的组织原则和公平公正的市场交易规则。其行为严重污染了医疗环境生态,破坏了党和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在修复的医患关系,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背离了“白衣天使”的神圣职业道德准则。

把赃款藏在破旧楼房里

同时,段某还是一个“两面人”,他在忏悔录中写道:“我任院长11年来,不学政治、不懂政治,台上振振有词,大讲革命道理,反腐倡廉,无私奉献,给干部职工提这要求那要求,豪言壮语。台下收受贿赂违法犯罪、作风腐败,违反国法党纪,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线城市居住负担仍重

据介绍,智能电表项目是沙特节能减排目标实施的重点项目之一,也是沙特建设智能电网和智慧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项目包括在沙特西南部地区部署安装500万只智能电表以及头端系统、配套终端等,由中电装备以工程总承包模式建设,计划2021年建成投运。

近期,贝壳找房推出《2019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以15个新一线城市为样本,分析这些城市在买卖、租赁等方面的成本,洞察新一线城市的整体居住生活情况。总体来看,新一线城市的居住负担小于一线城市,部分城市的居住竞争力上佳,并吸引了大量外地人购房和定居。

无论买房还是租房,广州的都是负担最轻的一线城市。广州的房价收入比为12.4,在19个城市中排名第八;房租收入比为52.6%,在19个城市中排名第九。从这个意义上说,广州已经“退居”新一线城市之列。

相比之下,一线城市的购房成本仍然较高。按照测算,深圳的房价收入比达到24.4,北京、上海分别为22.5和17.5,在样本城市中,位居前三。

其中,深圳和北京的居住负担指数分别达到98.9和98.6,在样本城市中位居前两位,上海达到83.9。新一线城市中,杭州、天津、南京居住负担最重,甚至超过广州,长沙的居住负担最低,其次是沈阳及昆明。

段某1957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家中兄弟姊妹多、受苦受穷,他立志好好努力,将来要有出息、要出人头地。段某正是怀着这一梦想而努力工作,在党和国家的培养下,他从1977年至2006年,经过近30年的奋斗,从一名医疗系统默默无闻的无名小辈成长为一名好医生,得到了病人的信任和政府的认可,曾三次被淄博市委、市政府评为市技术最高奖——市级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段某做医生期间病人很多,多数病人是奔着他的医术和威望而来。为了减少病人等候时间、多看病人,段某上班不敢多喝水,免得因个人如厕耽误病人看病,他还时常为无钱的病人出钱买饭和回家的车票。

贝壳找房选取的15个新一线城市分别是成都、杭州、重庆、武汉、西安、苏州、天津、南京、长沙、郑州、东莞、青岛、沈阳、宁波、昆明,与之做对照的4个一线城市为北上广深。

调查还显示,在京津冀区域,北京、天津的房子,河北人买得最多;在长三角地区,安徽人成了主要“外地房东”——在杭州、南京、宁波、苏州四个城市外地购房者中,安徽的占比都是最高的。

但两类城市的购房群体有着明显差异:一线城市80后依然是购房主力,交易占比约为45.6%;新一线城市中,90后已经超过80后,成为了购房主力军,占比约为43.4%。居住负担小,显然是90后更青睐新一线的主要原因。

屠光绍介绍ESG投资、责任投资有三个鲜明的时代特征:

新一线城市中,房租收入比较高的城市为杭州、西安、重庆及成都,分别是62.3%、57.8%、54.1%、53.4%,以上城市均为近两年来人才引进比较积极的城市。

段某对承办检察官坦言:“我自从当了院长以后,就有点伪装自己了。上下班都是让驾驶员车接车送,但是车接我的时候都不进小区,在小区外等着;快到单位的时候,我就下车步行进医院;上班了就在办公室大肆收受贿赂。我收受的这900多万元钱财绝大部分都是在办公室收的。”

第一次收钱既惊喜又害怕

二是理论研究与商业实践的结合。ESG投资、责任投资更好的能够实现商业收益和社会价值的结合,从而使得长期的绩效能够得到更好的保证,降低风险,在长期收益方面更加稳定。